注册| 登录
手机版 关注微信
您现在位置:中国创新教育网 >> 教育联盟 >> 全国创新教育联盟 >> 浏览文章

区域推进 : 打造深度学习的“泰安样板

来源:泰安市教育局 作者: 强光峰 已有0人评论  2020/2/14 10:32:01  加入收藏

随着国家发展和教育改革的推进,基础教育进入核心素养时代,深度学习成为深化课程改革的新趋势。深度学习又称深层次学习,是指学习者以高级思维的发展和实际问题的解决为目标,以整合的知识为内容,积极主动、批判性地学习新的知识和思想,并将它们融入原有的认知结构中,且能将已有的知识迁移到新的情境中的一种学习。课堂教学中,深度学习如何才能真实发生?自 2015 年始,山东省泰安市通过“先期试点、培植典型、全员培训、逐步推开”的思路,进行了有益的实践和探索。

一、厘清深度学习的关键要素

经过几年的实践探索,特别是对获得国家教学成果奖的几所进行深度学习试点学校的分析,我们认为,必须准确把握以下四个关键要素:

( 一) 优质问题。“学成于思,思源于疑”。真正有效的学习,是基于问题解决的整体性学习,而不是基于知识为中心的碎片化学习。从知识为中心的碎片化学习转向问题解决的整体性学习,是核心素养时代深度学习的体现,更是实现核心素养教学转化的必然选择。这种基于问题解决的深度学习突出四类问题探究:记忆性问题,以培养学生的识记与理解能力;聚合性问题,以培养学生的理解与分析能力;评价性问题,以培养学生的分析判断能力;发散性问题,以培养学生的应用与创造能力。源于学生认知障碍点、思维冲突点、情感体验点和智慧生成点的深度学习,有利于激活学生的学习内生力,实现知识架构、思维碰撞、能力达成和精神锻造的统一,真正让课堂流淌生命的律动。

( 二 ) 课程整合。如今,跨学科学习正在成为信息时代的基本课程与学习取向。而要落实跨学科学习,学校必须回归生活,整合课程资源,实现教学内容的最优化。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既要加强学科内的整合,重建文本结构,引导学生与文本深度对话;也要加强学科与生活的整合,强调教学与生活的融通,引导学生利用已有的生活经历去感受体验,建构新知;还要加强学科间的课程整合,强化学科间的整合与渗透,丰富教学内容,增强教学效果。一位教师执教高尔基的散文诗《海燕》,设计了一个“画一画”的活动。学生画出了一幅幅暴风雨下的海燕飞翔图,并绘上了海浪、狂风暴雨、乌云闪电等背景,将暴风雨下海燕搏击海浪的情景展现得淋漓尽致。教师通过简笔画的方式,让学生整体把握文本,实现了语文与美术的有效融合,寓深刻于平实,化抽象为具体,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感染和思维张力。

( 三 ) 学习共同体。学校要开展基于问题解决的深度学习,必须发挥以教师为首席的师生交往和生生互动的学习共同体作用,落实学生的主体地位,通过“自我建构”“对话建构”“活动建构”,实现问题共振、情感共鸣、智慧共生。基于学习共同体的学习交流和合作探究,既能提高学习效益,又能培养学生的合作意识,增进学生之间的情感交流,培养学生团队协作的公民素养,从而让深度学习真实发生。

( 四 ) 嵌入式评价。学习最直接的目标就是应知与应会。而“应知”比较适合用纸笔测试进行评价,“应会”比较适合用表现性任务进行评价。无论是纸笔测试还是表现性评价,教师都必须给予学生特定的任务,让学生及时进行反馈矫正,培养学生学以致用的能力,确保教学的有效性。因此,深度学习强调嵌入式评价贯穿始终。课堂教学中,无论是学生展示学习成果还是当堂训练,无不是嵌入式评价的具体运用,既要求对所学知识能够融会贯通,更强调学以致用,落实“能力为重”的课标要求,确保深度学习的有效性。

二、把握深度学习的关键环节

思维对话课堂是深度学习的核心,而思维对话围绕教学目标而展开。

(一)逆向设计思维目标。设计出“让学生能看懂、能实现、可操作、可测评的”成果指标。

(1)“还原学习目标本来涵义”,回归成果导向的教学本质特征;

(2)“一切服务于学生学习”,让学习目标发挥导学、导评的作用;

(3)是指向“让学生产出精彩思维成果”,以学习产品的诞生引领学生开展创造性学习,让学生“累并快乐着”,提高了学习成就感和幸福度。

(二)把握思维对话步骤。

(1)开展达标测评,确保基础点过关,以利于学生进行深度探究;

(2)开展问题探究、思维对话,突破教学重难点,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

(3)构建思维导图,力求知识与思维可视化;第四步,拓展应用,提高学生学以致用的能力。

(三)重视思维对话的内容。

(1)引导学生对所学知识进行探究,不停留在知识现象的表面,而是深入其内里,了解知识的产生发展过程,掌握知识的本质精髓;

(2)引导学生对自己的思维方法进行反思探究,使学生清楚认识到自学探究的现状,找出存在的问题或思维障碍,并能随时作出调节、改进和完善,使学习探究活动能有效地向目标逼近;

(3)引导学生对将所学知识与个人思想给合起来,深入反思其情感体验和人生观,增强其探求新知的信心。以七年级上册《木兰诗》的思维对话课堂为例。这节课,教师先组织学生课前看微视频,解决了疑难词句,疏通了文义;然后记录梳理了学生学习中的疑难:木兰是怎样的一个人和什么是互文?课上,教师组织学生围绕这两个问题进行探究学习。先在小组内组织讨论,然后在班内进行展示和辩论。

(4)进行了迁移训练。历经激烈的展示辩论和有趣的迁移训练,学生既理解了木兰的性格特点和文本的主题,又学会了互文的修辞手法,更培养了学生爱国主义情怀和纯真朴实的道德修养。

三、推进深度学习的关键措施

我们按照“循序渐进、优化组合、实践提炼”的思路,按照实施深度学习进行全新的教学设计的要求,对备课、上课、评课三个环节进行了三大变革。

(一) 备课体系的变革。 

(1)变革学习目标。过去的教案是教师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我编写上课的剧本”,难以把控“学生有没有实现学习目标”,无法实现提高教学质量的精准化。泰安市深度学习联盟校创立了“基于评价的深度学习设计”,把教学目标改为“让学生能看懂、能实现、可操作、可测评的”成果指标,一是“还原学习目标本来涵义”,回归成果导向的教学本质特征;二是“一切服务于学生学习”,让学习目标发挥导学、导评的作用;三是指向“让学生产出精彩思维成果”,以学习产品的诞生引领学生开展创造性学习,让学生“累并快乐着”,提高学习成就感和幸福度。

(2)变革活动设计。与老式教案铺陈知识、铺设流程和当前的导学案习题为主、侧重应试不同,基于评价的深度学习设计,需要教师根据学习目标把教学内容转化为“问题(或任务)”,然后围绕“问题解决(或任务完成)”设计问题解决的方法和路径即活动设计,再根据问题解决质量要求和活动效果标准进行评价设计。

(3)实施逆向设计,嵌入学习性评价,以课堂全程评价保障高质量学习的实现,打破了“改课影响成绩”的思维误区。这种学习设计,教师成为了“问题化学习设计者和课程开发者”,寻到了教师作为“专业化人才”角色定位和作用价值。它利于教师整体化思考、结构化设计,突破了传统教案“备课不知道聚焦什么、设计什么”的茫然问题,“优质问题、主题活动、嵌入评价”是成果指标之后学习设计着力点和聚焦点,它对应了“学什么、怎么学、学得怎么样”问题,引领教师为学生搭建起自主学习的“三角”支架,支撑学生在课堂发生真实学习。在这种“创作化”学习设计中,“教案”成为了教师个性“作品”,充分体现了创造性劳动的特性,为解决教师职业倦怠和难以“增值”问题找到了出路。基于深度学习的课堂在教学设计上,以学生视角代替了教师视角,学习设计取代了讲授设计,颠覆了从教师视角“写教案”、“编学案”的传统思维。

(二) 上课体系的变革。

(1)树立“思维成果”观念。基于深度学习的课堂,教学观念从“贮存”到“产出”,以学习产品(成果)为固着点组织教学行动,让学生在搜集、探究、展示、反馈的过程中建构知识、启迪思维、提升智慧,并通过获得“成果”激发学生学习内部动机,让学习者体验到知识收获的成就感和解决问题的实践智慧。

(2)采用“交互反馈”策略。“交互”是现代教学的基本特征,“反馈”在西方被称为“学习的生命线”和“冠军的早餐”,而“交互反馈”又是叶澜教授提出的“让课堂充满生命活力”的基本策略。“交互反馈”策略,利于促进课堂深度对话,催生精彩观念,“学生不拘泥于一己之见、一家之说……同学之间应开展不同学术观点的自由讨论,从广泛的知识中引出新的见解,提出自己的创见”,利于培育学生基于证据判断和评估事实的能力,利于养育学生勇敢、宽容、谦逊的品质和自我成长的意愿。

(3)打造“多元课堂”文化。任何课堂都是多样化策略的综合体,不可能一种方法“包打天下”,基于深度学习的课堂除了突出“问题化学习”特征外,还强调“三声”、“三话”、“三交”的课堂文化,鼓励学生质疑思辨、平等对话、百家争鸣、遵守规则、承担责任……学生的解决问题能力和综合素养得到了提高,实现了课堂生命活力和教学质量的双提升。实施分层教学(班内分区、作业分层、错题指导)和个别化辅导(作业面批、多元评价……),实现高质量高品质的课堂改造目标。

(三) 评课体系的变革 。我们创造性地制订了“思维课堂观课量表”,量表的制定突出的重点是:

(1)区分达成评价与嵌入评价的不同。达成评价指向目标评估,是针对目标的学习任务和学习结果设计的验证目标达成与否和质量标准的评价设计;嵌入评价是在学习过程中,针对学习问题(学习任务)、学习活动而设计的量规评价式评价和交流反馈活动。由于学习问题(学习任务)和学习活动都指向目标完成,所以,嵌入评价实质是目标评估设计下的具体化,更具有针对性。(注明:嵌入评价可以采用评价量规,有等级、分数……而目标达成评价要求是概述,不能采用评价量规)

(2)学习目标与达成评价相一致。,学习目标是预期的学生的学习结果,强调突出“思维成果(学习产品)”。如果借用“三维目标叙述法”,为“通过……(过程与方法),学习……(知识与技能),渗透……(情感态度价值观)”。尽管我们要求学习目标的撰写,应该“突出成果性、可操作、可测评”,但毕竟与评价设计的内涵有很大不同,二者的趋同实际上是不会撰写“评价”所致。

(3)精心设计目标达成评价。不论目标达成评价还是嵌入评价,都需要回答下列问题:谁来评价(评价主体)、评价什么(评价对象)、怎么评价(评价手段)、评价标准(质量水平)。

(4)精心设计嵌入评价。首先要确定是设计“一个学习问题解决质量的评价量规”还是“一个学习活动的规则评价要求”。其次,评价量规设计要求,一般量规至少都具有三个要素:一是评价要素,即评价什么。一般为指定的表现性任务、行为或作品质量的角度;二是等级标准,即什么水平。说明表现任务的等级或分值;三是具体指标,即什么样的表现。描述在每个等级水平上的行为、质量表现。如评价量规:自主独立解决(1 分);独立解决并说明做法(2 分);用多种方法解决并说明做法(4 分)。

近年来,深度学习的实践研究已经进入区域推进的过程中,在实践中,我们精心培育出了泰安实验学校的“思维碰撞”课堂,岳峰小学的“登峰课堂”、上高学校的“双向反馈”课堂、柏子学校的“思维对话”课堂、高新区一中的“思维进阶”课堂、凤台学校的“循证教学”等一大批基于深度学习的教改典,区域教学改革和教学质量取得了明显提升。

0
0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中国创新教育网 版权所有:站内信息除转载外均为中国创新教育网版权所有,转载或摘录须获得本网站许可。

地 址:潍坊市奎文区东风大街8081号    鲁ICP备19030718号     鲁公网安备 37070502000299号